废人一个

在下姓咸名鱼,字鱼干

-虎势-:

这两天画的条漫,从微博搬过来一下。包丁真可爱啊⋯⋯感觉会越来越喜欢他(比心)
另外就是新开了一个专门乙女向的婶,但到底和哪吧刀本命仍在纠结中⋯⋯

世界最好的黄少天生日快乐!!!!!

段子

裹紧我的萧备子:

孙尚香本来不喜欢暴力,但她喜欢刘备。她认为刘玄德喜欢强势点的女孩,所以才学着暴力;后来孙尚香觉得,卧槽干架真特么有意思,你刘备算个什么东西。


韩信本来不喜欢白龙,他认为赵云喜欢龙,所以才养了白龙;后来韩信觉得,白龙才是最好看的,赵子龙算个什么东西。


刘邦本来不喜欢看书,但他喜欢张良。他认为张良喜欢看书,所以才看书;后来刘邦觉得,他不喜欢张良了。


李白本来就喜欢剑术,他也喜欢扁鹊。他认为扁鹊喜欢会剑术的男孩子,所以才更努力的练剑;后来李白觉得,操扁鹊有意思死了,剑术算个什么东西。


嬴政本来不喜欢战争,但他知道白起比他更不喜欢战争,所以才四处征讨;后来啊,嬴政觉得,拿白起换天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维勇】【实扒舞圈大佬口罩子太太的掉马全过程】

鸣泣之秋:

胜生勇利主页群关于“口罩子”的由来23333333


私设多如狗,总之就是勇利=花滑选手+niconico知名舞见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深度OOC


非常放飞自我的脑洞,bug一堆


以上接受ok?


GO ↓


———————————————————————————————


       友人B,一个B站舞蹈区常驻小透明,今天依旧安定地萌着猪排饭太太。


       ID【かつ丼】,也就是炸猪排盖饭,是niconico和油管舞见圈的知名大佬,虽然非常低产而且常年失踪人口,但凭借质量极高的作品,多变的舞蹈风格以及专业性极强的舞蹈动作而被广受安利,每个视频的生放送量都稳定上百万,年度niconico的热门视频基本上也都榜上有名,可以说是舞见圈的传说级人物。


       就像钢O、蛇O等圈内名人一样,在天朝,猪排饭太太也有着自己的粉丝圈,不过由于太太常年戴口罩而且只拍半张脸,这边也习惯叫太太的外号“口罩子”。


       作为一条空巢大学狗,友人B闲暇时会去街舞社打杂,为了找教学素材某天在网上无意间看到口罩子在油管上爆红的视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太太你就是我的生命之光太太你就是我的欲望之火,赞美太太。对于这种灵魂出卖路西法的行为,舍友们纷纷表示强烈愤慨,说好要一起笔直过一生呢?


       本来像口罩子这种推如死坟,主页两分钟就能逛完,内容基本是晒狗、晒自家炸猪排盖饭的po主,人气理应不高,奈何太太硬件配置实在过硬,软实力也是超群,从民俗舞、芭蕾、交际,到街舞、桑巴,甚至钢管舞,统统驾驭,简直6得飞起。加上他的舞姿极具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因此口罩子的粉丝圈里经常会看到一些舞蹈专业的大佬。


       晚间友人B熟练打开【nico口罩子后援团】群,本还以为群聊依旧是雷打不动的三次元灌水,没想到刚开群就被扑面而来的信息量刷屏。



【口罩子の眼镜】性感小腿毛:双黑催产大队  0:28:30


 !!!!!


【口罩子のかつ丼】阿楠←请督促这个人学习  0:28:34


 握草握草让我冷静一下


【口罩子の的围巾】口罩子学硕士围巾  0:28:35


 妈的害怕


【口罩子の眼镜】友人B 0:28:41


 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口罩子の爱】袁弥 0:28:43


 【突然发疯.jpg】 


【口罩子の爱】袁弥 0:28:46


 网页链接→【实扒圈内大佬炸猪排盖饭的真身】 不谢 


【口罩子の眼镜】性感小腿毛:双黑催产大队  0:28:48


 我去,谁能给我科普一下那个日本的胜生勇利。。。。 


【口罩子のかつ丼】阿楠←请督促这个人学习  0:29:00


【截图.jpg】 这是wiki上的简介......


【口罩子のかつ丼】阿楠←请督促这个人学习  0:29:04


  所以说口罩子不仅是舞蹈大触还是日本的花滑一哥?????


【口罩子の痴汉】A4 0:29:06


 啊?太太掉马了?


【口罩子の围巾】口罩子学硕士围巾 0:29:09


 厉害了我的猪排饭


【口罩子の眼镜】友人B  0:29:15


【黑人问号.jpg】


【口罩子の眼镜】友人B 0:29:17


?????我擦什么鬼????怎么一觉醒来感觉世界都变了?????



       单身二十载,粉龄和圈龄同年的友人B,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动摇。


       他还记得前几天群里的画风不是这样的,因为近期失踪了将近一年的口罩子太太突然上传了新的自编舞视频《EROS》,走的是非常少见的色气风格,而且还是露!全!脸!(虽然还是戴了口罩)所以群里的老司机瞬间炸成烟花,基本上是关于太太脸、腰、屁股的深入探讨,包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大背头苏哭,光从太太的眼线就能脑补他的美貌嘤」


     「妈的骚想干」


     「握草被封面的舔唇炸成烟花」


     「这妖艳贱货是谁!!我原来那清纯不做作的口罩子太太呢!!!」


     「我的妈口罩子太太的臀线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容非常不堪入目。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让他有些懵逼,本来圈子大捕风捉影的消息也就跟着多,但怎么突然爆出太太是个花样滑冰选手?一个是nico知名舞见,一个是国家花滑名将,跨度要不要太大。


       友人B一边嘟囔现在的年轻人不要老想搞些什么大新闻,一边颤着手点开深扒帖的链接。



啊,现在日推那边都传疯了所以这边我也贡献下自己的猜测


かつ丼太太是维克多的粉丝这个大家都懂的对吧wwwwwww


本来像太太这种常年失联,近期更是断更了将近一年的人,推上不是狗就是炸猪排盖饭,自从狗死了之后更是直接不更推了,唉,心疼小维


伤心事先放一边,大家应该都记得很久前太太发过的推吧www虽然很快就删了但是还是有人截图下来了↓


【截图.jpg】


不仅转发了维克多的练习视频还附文“好帅!!!爱他一辈子”www太太你这个闷骚wwwwwww


这里给新人简单科普一下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俄罗斯花滑名将,世界选手赛五连霸,站在世界花样滑冰成就巅峰的男人,总之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ps长得超帅,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维基一下


然后!重点来了!!!


就是这样一个吊炸天但是看起来和太太八辈子打不着关系的男人,最近收了个徒弟!!没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那个胜生勇利!!!


大家应该都知道最近太太发的新视频《EROS》吧?好的我知道太太朋克系紧身衣好骚腰超美臀线超赞超想舔,但是!!其实早在几天前太太就已经上传过一次了!!但是很快又删了!!!


因为我是那种把太太更新信息置顶提醒的重度厨所以第一时间去看了,不懂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注意到太太的右手!右手无名指上金光闪闪!!!!握草是谁!!是哪个丑女人夺走了这个世界的瑰宝!!!啊啊啊啊啊来战啊太太是我的!!!!


然后过两天新上传的视频里金戒指已经没有了。蓝瘦,想哭 :-(


而那个胜生勇利选手的右手无名指上也有个金戒指。


好吧虽然不能证明什么但这不妨碍我身为女人的直觉,后来我去翻看了胜生选手以往的比赛视频,你们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太太的视频里有八成的舞蹈和胜生选手以往比赛的主题对应,就比如说太太最近的《EROS》,和胜生选手去年大奖赛短节目里的《愛について~Eros~》不论是曲风还是编舞都有很多相似之处,不难推测太太之前学的那些舞蹈都是为了备战比赛。


好了之前那些说太太抄袭人家胜生选手的黑子可以消停会儿:-D你不尴尬我都嫌尴尬


ps:维克多教练右手上也戴着金戒指


评论区


1L


沙发?


2L


日,蹲板凳前排看戏


3L


QAQ居、然没抢到沙发


4L


前排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我可以说我信了吗


5L


握草经你这么一说总感觉这两人的体型越看越像.....


6L


然后日推上有人说太太的断更时间刚好和赛季一样


7L


咦太太结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瞬间失恋


8L


楼上自己加戏不要太多


但这并不妨碍我拿出柴刀


是谁!!!是谁抢了我的口罩子!!!!


9L


po主你知不知道扯三次元容易招黑


10L


感觉舞圈要炸


11L


只有我重点是在最后一句吗......


............



       “......”


       看完最近推特上疯转的内容,胜生勇利习惯性将手机一扔,把头埋进棉被里装死。


       其实内心早已开始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掉马啦!!!!


       惨了惨了以后比赛失利肯定要被人说不务正业了嘤。


       事实证明再熟练的老司机都会有翻车的时候,像勇利这种小心翼翼的人都不例外。


       毕竟粉丝是一种隔着太平洋都能挖出你今天穿了什么内裤的生物。


       其实胜生勇利会去混舞圈纯属机缘巧合,大概是前几年和披集在底特律集训的时候,为了准备新赛季的编舞而学习新的舞蹈,不小心被批集录下来传到了油管,最后还火了......


       幸好当时感冒戴了口罩......披集你暗算我!!!


       当时披集还笑呵呵地回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勇利你看起来不是也很开心吗。


       .....好吧,看到自己的舞蹈被这么多人喜欢,一向缺乏自信的胜生勇利内心多少有些窃喜。


       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抱着这样单纯想法的胜生勇利稀里糊涂的开始混宅舞圈。完全没想过暴露之后会有怎样的后果。


       一般勇利会在休整期上传视频,权当娱乐放松。视频多是比较清爽的风格,偶尔也会跳些时下比较流行的宅舞,毕竟胜生勇利有着很好的舞蹈功底,而且对舞步的领悟度又高,所以一般宅舞都很容易上手,而这类视频的点击量往往是最多的。


       但自从大奖赛垫底之后,处于消沉期中的勇利就再也没有更过视频,维克多来了以后更是每天陷入“被维克多发现自己跳宅舞”的羞耻与恐惧中(本人自认有很多黑历史),连【かつ丼】的号都没敢再登。


       大奖赛结束之后为了回馈一直期待着他的作品的粉丝们,勇利特地让披集帮他录新视频,并且还为此准备了一番,不仅换了口罩和穿衣风格,摘了眼镜,梳了大背头,甚至还上了点眼妆(这个是披集强烈要求的)。


       没想到刚上传完检查一遍视频有没有问题就差点被吓尿,天哪录视频的时候戒指忘摘了!!!弱弱看了一眼生放送量妈呀这么快就破千了!!吓得勇利赶紧把视频给删了。


       等了两天发现没掀起什么风波便安心把舞蹈再录了一遍。


       结果没想到这flag收得也太快了点,勇利觉得别说宅舞圈混不下去了,就连花滑生涯他感觉都要gg了。


       勇利的内心波动很大,甚至还有点想哭。


       “恩?”


       胜生勇利宅舞事件在推上几经发酵一度上了推的热搜榜,而作为勇利的教练,维克多自然首当其冲被人疯狂艾特。


       “啊,原来勇利就是那个【かつ丼】啊......”维克多话尾拉出引人深思的尾音。


       其实维克多并非和【かつ丼】没有半点交集,本来像维克多这种炽手可热的花滑选手,常年奔波世界各地,不是参加比赛就是赶商演,并没有太多时间供他休息放松,刷推发自拍也就成了他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猪排饭的视频也是那时无意中看到的。引起他兴趣的那时猪排饭跳的一曲富有日本民族特色的神乐舞与现代舞相结合的舞蹈,充满了令人新奇的美感。这让维克多悄悄地关注了这名po主,平时抽空也会看一下他的更新。


        勇利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给我带来惊喜呢。


       “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现在才知道,实在是太不公平啦!”维克多微微嘟起嘴置气道,准备去和他那不听话的徒弟算账。


       勇利:重点似乎并不在这里!?


       “噗呲,那头蠢猪终于暴露啦。”尤里一边做着形体训练,一边刷推嘲讽道。


        其实硬要说起来,最早发现胜生勇利是【かつ丼】的人,大概就是这名俄罗斯的花滑新星——尤里·普利赛提了吧。


       若要问他为什么会发现,这大概得追溯到前年的banquet上,这头喝醉了的蠢猪硬要拉上他斗舞,所以当他看到勇利的街舞时,宛如被一声惊雷击中在地。


       这、这不是网上那个叫做什么猪排饭的人跳的街舞吗!!我,我特么几个月前(因为觉得很酷)还瞒着雅科夫偷练来着!!!


       尤里仿佛被侮辱了一般,恼羞成怒地接受了他的挑战。


       而且还输了。


       尤里愤怒的取关了这名po主。


       几个月后这名po主再次出现在了尤里的关注列表里,虽然这点没人知道。


一些不负责任的后记:


1.


       自暴自弃的胜生勇利干脆视频承认自己就是【かつ丼】。


2.


       最近胜生勇利的粉丝数量一直在暴涨,这虽然是好事没错,但随之而来的撕逼也让勇利很是苦恼。


       冰圈和舞圈的小伙伴吵起来了,起因很简单,勇利的冰迷粉丝里有很多事业粉,认为宅舞会影响胜生选手的比赛,而宅舞圈的小伙伴们就不乐意了,说太太的玻璃心众所周知,需要合理娱乐,不应该给他太多压力。


       后来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平息的。


       总之事后两路人马达成了非常微妙的共识:胜生选手/猪排饭太太是日本的瑰宝!


3.


       胜生勇利的字典里似乎并没有“饭撒精神”这个词。不管是哪一方的粉丝,勇利处于放置play的态度。


       从不参加任何线下活动的勇利其实也是有苦衷的,一是太忙,二是时间撞赛季,三是怕暴露。


       粉丝们哀嚎连连,于是他们决定配合勇利的时间表,自己掏钱包下冰场给勇利办个个人线下live。勇利本想推脱,但被维克多和善的笑容吓得一口答应。


       粉丝们的要求不多,只想看太太在冰场上表演极乐净土。


4.


       最近的比赛里,胜生勇利选手的应援观众越来越多了,而且都是些非常安静的年轻观众。


       其实每当胜生勇利选手的短节目开始时,舞圈的死忠粉们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掏出胯下应援棒给自家太太打call了,但这里毕竟是国际赛事的转播现场,我们是有素质的专业粉丝,所以只能面无表情,但其实内心早被「啊啊啊啊啊猪排饭太太的屁股!猪排饭太太的腰!!!」「妈的这屁股骚想干」「怒舔太太的美貌!!」「现场观看人生圆满」刷屏,分分钟裤裆着火,想表演原地自燃。


       其他观众:?????


5.


       在选手谢幕的时候往冰场上扔礼物一直是花样滑冰比赛的传统,而礼物多为不会对冰面造成破坏的毛绒玩具以及用塑料纸包裹的鲜花等。


       礼物的类型因人而异,像胜生勇利选手一起经常会收到饭团、寿司等形状的可爱抱枕。


       而这次也不知道是谁,扔下个画着他半裸模样的等身抱枕,直把他吓得花容失色(?)。他赶紧冲在冰童前面把抱枕捡起来抱回K&C区。


       讲真胜生勇利的内心有点崩溃,于是当晚开直播希望粉丝们不要再给他扔些奇怪的东西了。


6.


       后来那个抱枕成了维克多的藏品。



———————————————————————————————


感谢看到最后


关于乱七八糟的称呼:


设定上是天朝这边会叫口罩子,日圈那边会叫炸猪排盖饭太太【简写“猪排饭太太”】

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p1~2:一家三口(不

p3:突然的小学英语orzzz

p4:我家勇利有这么雄,老毛子也很雄(

P5:我家yurio是个安心与信赖的好孩子

P6:大概是报复(不 有梗:http://weibo.com/3229125510/Es3h1e9DP?type=comment

大概是四大洲之前最大的一条鱼……(准备好了蹲等直播

【维勇】聚会期间禁止××(一发完)

青杳j:

※完结泪奔,我终于可以任意放飞自我不用担心官方爸爸打我脸了


※逗比傻白甜,我现在除了这个写不出来别的


※全员都在OOC,请不要打我


※向维勇党伟大革命先烈披集大佬含泪致敬




第十二个这种眼神了。


勇利再一次反复检查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再三确认过自己的确穿好了裤子衣服没脏围巾也有好好的带着……


围巾?


勇利伸手一摸却摸了个空。啊,围巾好像忘带了。怪不得脖子冷飕飕的。


说起来最近还真是经常忘事啊,勇利看着手里提着的大袋小袋的菜,认命的往家里走。围巾没带就算了,为什么连购物袋都会忘了啊。


现在是俄罗斯的深冬,大赛刚刚过一个多月。之前的一群人在赛后商量打算在一起聚一聚玩一玩的话题。


“但是实在是不想住酒店啦!”披集往勇利身上一扑,嘟着嘴抱怨。


“饭真的好难吃!明明我们也是运动员每天吃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怎么会有动力啊!”


所以你是想暗示什么。


“……勇利,你给我做炸猪排饭吧。”


果然居心叵测。勇利挑了挑眉,所以炸猪排饭是什么很有营养的东西吗。


“唉呀~这样就很困扰了呢。”克里斯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维克多。


“我们到哪去找一个又大又宽敞又有勇利在的房子呢?”


够了克里斯,好歹把你的眼神收一收啊,演的实在太假了。


“的确很困扰啊~”维克多完全不为所动。


“毕竟我和勇利住的地方只够我们两个生活呢,多一个人都有点勉强呢。”


放屁。尤里奥悄悄在背后竖起一个中指。你那个房子明明把你的亲卫队全都放进去还有余的。


倒不如说你和勇利到底是怎么把那么大的房子充分利用的啊。


“好啦好啦,那就到我们那里去吧,应该是住的下的。顺便把光虹他们也叫上吧。呐?维克多。”


——维克多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快答应。


——诶~本来还想和勇利一起到外面去玩的啊。


——……以后有的是时间啦!难得大家想在一起聚一聚的!


——勇利这么不想和我独处吗,伤心了。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管你了!


————诶


“维克多答应了哦,这样就没问题了吧。”勇利看着众人笑着回答。


没问题个鬼啦。吃瓜群众集体望天。


明明只看到你和维克多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眼神拼杀这个时候可以不要扯我们下水吗,维克多背后的怨念已经具象化了啊其实我们住一下酒店也是可以的啊。


算了反正我们也是打算吃瓜看戏的。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


……


所以仔细想一想归根到底还是我的锅喽?


勇利拎着两手的菜一边上楼一边想。


今天正是大家一起聚的日子,勇利起了个大早出去买菜只穿了个家居服连头发都没怎么梳……这样简直和菜场里碰见的家庭主妇们完全没有区别了啊。他叹了口气。


勇利一打开门就发现站在客厅里的克里斯。


“克里斯,你没带行李来吗?”


“勇利,早啊~”克里斯笑着摆摆手,“我刚刚敲门没人应,所以我就拿门口地毯下的钥匙擅自进来啦。”


……都和维克多说过了不要把备用钥匙放在人人都猜的到的地方了。


“啊我晚上不住在这里啦,和别人一起来的,因为可能会有点吵所以在外面住的酒店~怕晚上会打扰到你们喽。”


打扰是指那种打扰?勇利想默默转移话题。我并不是很想知道关于你的私生活话题。


与此同时克里斯托着下巴默默的打量勇利。


厚厚的家居服。两手满当当的菜。起床没来得及打理的有点乱的头发。稍长的刘海随意用细发卡别了起来。


你是哪家跑出来的全职家庭主妇吗。


还有这个。克里斯的眼神落在勇利的脖子上,一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又是这个眼神。勇利一边把菜放下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克里斯。他走到哪克里斯就盯到哪。


这个颇有深意的眼神我真的看不懂啊。


“……第十三个。”


“什么?”克里斯仿佛惊醒一般的条件反射的问。


“你是今天第十三个用这个眼神看我的人了,我今天到底有哪里不对吗。”


克里斯一听整个面部表情变得更加难以形容起来。


难道我以前的认知都是错的?日本人现在已经开放到这种地步了?


“你都不在意的吗?”


“在意什么?”


“这个。”克里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勇利疑惑的摸向自己的脖子,他发现了一处小小的刺痛。


于是勇利在一瞬间恍然大悟了。


“这个啊,是蚊子咬的包。”


于是克里斯也在一瞬间被这个拙劣的谎言给震惊到了。


我特么要是连吻痕都不认识我这么多年的爱是白做了吗?


勇利一看克里斯的表情就知道他没信。


可是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啊。勇利百口莫辩,虽然这个东西它的确很像那什么,我发现的时候也以为是那什么,可事实上真的不可能是那什么啊!


原因一旦说出来勇利可能会收到“说谎的鄙视”×2


可是还是要解释一下。


“我和维克多……还……还没……那个什么……”


对没错,勇利和维克多清清白白,相敬如宾,柏拉图的跟什么似的,虽然他们已经相处了九个多月,可是真正在一起还不到两个月啊!勇利内心很崩溃。


而且我问过维克多他说俄罗斯也有蚊子的到底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忍得住?!”克里斯几乎要跳起来,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勇利,好像应该没什么问题。又直勾勾的盯着勇利的眼睛,的确非常的真诚,不像是在撒谎。


克里斯沉默了,他开始为勇利感到惋惜,进而感到自己作为知情者背负着的莫大的责任感。


“那个……勇利,你别伤心……需不需要我去药店……”


不需要。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从屋子里踢出去。


一醒来就听见勇利和克里斯在客厅里谈话的维克多暗戳戳的躲在门后偷听,此时他微笑着默默捏扁了手里的塑料杯。


我一定会把你偷偷找我要签名还藏了一箱子我的海报的事告诉你家那位的。


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和维克多不同的是现在勇利的反应简直慌的不行。


请不要误会好吗!他行的他可行的!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害怕不行吗!你们要是都这样认为了作为谣言传播源头的我以后会很惨啊!


勇利脑海里迅速飘过昨晚以及之前很多晚上蜜汁马赛克的画面,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咳,并没有做,咳,那什么到最后,可是,咳,那个东西……咳,碰……还是碰过的 。


咳咳。


勇利的脸难以抗拒的烧了起来。克里斯一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我懂的。”


“你懂什么?”尤里奥一进门就看见如同姐妹情深一样的安慰着勇利的克里斯,而且他的表情还充满着同情与心酸。


这什么见鬼的画面。难道是维克多那秃子终于因为年老体衰纵欲过度而猝死了吗。


跟在尤里奥后面进来的奥塔别克拍了拍尤里奥的脑袋。“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尤里奥不屑的撇撇嘴,然后朝着走过来的勇利恶狠狠的哼了一声。


手下败将还不赶紧过来和我问好!


勇利赶紧收拾好表情走过来笑着拍拍尤里奥的脑袋,“尤里你和奥塔别克一起来的啊,真早。”


尤里奥惊的一瞬间不知作何反应。


谁!他!妈!允!许!你!摸!老!子!的!头!了?!


三秒后勇利被踹倒在沙发上,他摸着自己的腰一脸的茫然。


诶?明明刚刚奥塔别克也摸了脑袋啊,我还以为尤里奥的脾气变好了呢。


尤里奥恶狠狠的还想要扑上来,在看见了勇利脖子上的痕迹后他炸毛一般的跳开了。


“你你你你你……”你们这对狗男男!不知羞耻!啊啊啊啊啊老子还是个未成年啊!


又来一个。勇利捂着脖子心很累,他忍无可忍的喊“才不是啊!都说了是蚊子咬的包啦!我和维克多还没有做过好吗?!”


空气一瞬间的寂静是为了酝酿更大的风暴。


尤里奥简直要蹦上房顶“你骗鬼啊!按照维克多那个恶心的性格你现在明明应该连孩子都有了吧!”


我的天我听到了什么。


刚刚走到门口的披集将碰到门把手的手速度收回来,然后飞快的打开手机调到了拍照模式。


勇利的身体难道是某种异于常人的构造吗。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大新闻的样子。


对不起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勇利眼神涣散的躺在沙发上。维克多你死哪去了,出来解释一下啊。


躲在房间偷听的维克多终于意识到了勇利的精神状态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他赶在披集将事情彻底描黑之前冲了出来。


维克多从厨房抽出一把菜刀转身对着一众人微笑“有人想吃水果吗?我可以帮忙削哟。”


已经冲进客厅的披集默默的把手机塞回了兜里。


战斗民族的解释方法都这么简单粗暴吗。勇利在内心呐喊。我是叫你解释不是威胁别人啊!


沉默几秒后众人一致决定转移话题。


尤里奥拉着行李箱熟门熟路的踢开一扇房门“我要住这一间!”过了一会他将半个脑袋从房间里探出来“奥塔你要和我住一间吗?”


要。奥塔别克沉默了几秒后果断的跟了进去。


他还是个孩子,他这么安慰自己。


披集挑的是勇利他们卧室的隔壁一间,理由是这间看上去十分温馨。


这种鬼扯的谎话听上去一点也不走心。


但是又因为勇利实在是看不破披集的真实目的而只能作罢。


管他呢。勇利天真的想着。


季光虹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要吃饭的时候了,作为迟到者受罚被发配到厨房给勇利打下手。


要不是因为雾霾太大航班延迟我怎么可能迟到嘛,明明我才是离俄罗斯最近的吧。


他可怜兮兮的一边削着土豆一边望向窗外。


啊,俄罗斯的天空真蓝啊。


……


大家吃完午饭后各自回房间收拾东西,剩下一个克里斯把勇利拉到沙发上,在经历吃午饭时勇利拼了命的解释了将近半个小时后,他姑且相信了“蚊子咬的包”这么个说法。


但是这个说法的可信程度几乎等于零啊。克里斯瞥了一眼笑而不语的维克多,心里对勇利的同情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勇利啊,”克里斯痛心疾首“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要主动点啊,就算你十分相信维克多也不能老吊着他吧。指不定他哪天就背着你在外面……”


不不不不不你先停一下,勇利慌忙打断了克里斯的乌鸦嘴。这种已婚妇女们聚在一起偷偷聊婚姻性福问题的气氛我真的受不住。


还有不是我相信维克多,是他每天晚上看我都像一只发情的狼一样要扑上来我心里压力很大啊。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维克多的……咳,那个……实在是……太大了,我还是有点怕……


克里斯多次劝说无果只能作罢,他摇着头看着勇利。


我现在不止同情勇利顺带着连维克多也同情起来了。


……


有时候当你身边的人都认为你是错的的时候,请不要硬抗着,说不定你真是错的。


勇利是在晚上要睡觉的时候认识到这一真理的。


他洗完澡后望着镜子里脖子上的痕迹纳闷的问维克多“维克多,这真的是蚊子咬的吗?我都没觉得痒。就是有一点点刺痛。”


他等了半天都没有得到答复。勇利转过头发现维克多眼神飘忽的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你给我等一下。勇利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犯了一个多么致命的错误。他走过去,强迫维克多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又问了一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哈哈……因为勇利睡着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就……”


“不过俄罗斯真的有蚊子我没有骗你哦。”


这个是重点吗?!


勇利现在气的要吐血,丢人都要丢到北极去了。先不说所有人都看出来的时候你还拼命的解释掩饰就够丢人的了,长这么大连尤里奥都能看出来我却连吻痕和蚊子包都分不清到底是有多丢人啊!


哎呀呀小猪好像真的生气了。是继续撩一下呢,还是安慰一下呢。


果然还是先转移一下话题吧。


维克多顺势搂住勇利的腰,一个用力就把对方压在了床上。他凑近勇利的耳朵问道:“今天克里斯和你聊了什么呢?”


于是咄咄逼人的勇利一瞬间如同放了气一般的怂了。这回轮到他眼神飘忽了。


“没……没什么啊,就聊聊日常之类的……”


“是吗”维克多的手在勇利的腰上轻轻揉捏“我好像听到我不行之类的内容……恩?”


你居然偷听!勇利在心里泪流满面。


“我没有……说你不行……”感觉到维克多的手越来越往下滑,勇利紧张的缩了缩身子。


“可是勇利每次都拒绝我呢,伤心。”维克多惩罚一般的在勇利的锁骨上咬了几口,惹的勇利一阵颤抖。


“还……还不是因为维克多你……太大了,我怕……”


什么叫祸从口出。


慌不择言的勇利在看到维克多突然变得深沉的眸子时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措手不及的应对着维克多突然变得粗暴的动作。“维克多……等一下,家里……还有别人……恩……”


“说了这样的话还指望我等一下吗,”维克多吻着勇利含糊不清的说“既然勇利已经初步意识到这点了我就有必要让你更深♂入了解一下。”


“维克多……哈……轻点……不行……”


勇利的理智在彻底烧光之前只想到一件事。


披集他们还在隔壁啊……


季光虹坐在床上咯吱咯吱的吃薯片,他望着从半个多小时前就拿着个玻璃杯贴在墙上偷听还笑得一脸猥琐的前辈内心复杂。


“披集哥,你到底在听什么啊。”


披集转过身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的事,光虹君赶紧睡觉哦。”


光虹默默的翻个白眼,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们国家那些微博上的女孩子比你可是疯狂的多了。


他又默默看了一会,忍不住的再一次问道“披集哥你还干过比这还猥琐的事吗?”


“我的手机现在开着录音放在他们房间算不算?”披集完全没有过脑子的脱口而出。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披集突然醒悟的对着光虹做了个请保密的姿势。


季光虹默默的望着床单上掉落的一堆薯片渣。


床单好像比较难清理啊。


和这样的前辈住一起我是不是要自我担心一下?


好像槽点不在这里的样子。


怎么办我好像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我的天呐我还只是个未成年。


季光虹你要冷静你可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啊。


几秒后他果断的起身拉开柜子翻找起来。


还是先看看有没有备用床单吧。


……


勇利醒来的时候连克里斯都已经从酒店过来好久了。他动作迟缓的穿着衣服,思考着要不今天一天干脆就不出卧室好了。


想要不丢人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见人。


可是如果这样之后就更没脸见人了,勇利思量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出了卧室。


克里斯带着厚厚的围巾向他问好。


意味不明。


勇利都不敢拿正眼看他,他低着头问“克里斯你干嘛在室内还带着围巾?”


“啊,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是什么鬼。勇利现在只想转头冲回卧室。不要把这种话题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啊。于是两个带着厚围巾的人只能尴尬的站在客厅。


关于围巾的尴尬当然只能用围巾来打破。


勇利看着围在尤里奥脖子上厚厚的围巾震惊的瞳孔都在颤抖。


奥塔别克一言不发的接受来自众人惊疑和鄙视的视线。


亏我们还相信你是个骑士!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奥塔别克表面深沉内心坦然。


……我只是动了动嘴而已……而且我也不是主动的……


当然如果这话说出来可能下半辈子他都不能和尤里奥呆在一个房间了,所以他在尤里奥威胁的目光下选择背锅。


维克多走过来适时的打破了沉默。为了不让自家小猪更加尴尬而逃回卧室,他果断选择转移话题。


“光虹他们呢?还没起来?”


他话没说完就看见季光虹打着哈欠抱着一团东西走了出来。


这个才上高中的中国男孩抱着他的床单路过众人顺口说了一句“床单弄脏了,我拿去洗一下。”


这下子连维克多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


勇利觉得自己有昏过去的可能性。


奥塔别克先放着吧。他们现在一致决定去怼那个泰国的黑小伙。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披集!!居然敢对团宠下手!?


你让还远在美国的雷奥怎么想!


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进客房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负罪潜逃了?


季光虹回来被面色凶恶的一群人吓呆了。勇利小心翼翼的问他。


“床单……为什么会脏?”


季光虹面带歉意的回答“抱歉啊勇利前辈,我不小心把薯片撒的满床都是,只好拿去洗了。”


呼。


几乎是所有人同时舒了一口气。勇利拍拍胸口。还好还好,差点就晕过去了。


然后大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所以披集呢?哪去了?


响应大家的号召,披集慢吞吞的从主卧挪出来。


他貌似十分不好意思的冲勇利扬了扬手机的手机,然后挠了挠头。


“勇利,抱歉啊,昨天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你们房间了,怕打扰到你们所以刚刚才去拿,别介意啊。哈哈……哈哈哈哈……”


……


克里斯打着哈哈进了厨房,奥塔别克扯着尤里奥去买菜。


季光虹拿了张报纸偷偷挡住了脸。


披集哥,我可能救不了你了。


勇利和维克多的脑门上同时亮起一个十字路口。


他们俩微笑着捏了捏拳头。


披集•朱拉暖是吧。


这个人留不住了,还是做了吧。



                          end.


※提前一天给老毛子的生贺,所以奖励他可以吃掉小天使


※因为写的太嗨完全脱离了大纲所以不知道怎么结尾的无可奈何的随手打了个end.(别打我)


※披集大佬你就算是牺牲了也要把手机录音保存下来造福后人啊(不


※打的比较快,有错误请指出,给你们笔芯啦♡


※祝大家圣诞快乐,祝老毛子生日快乐

WoManizer:

感觉自己有病系列,冰上的尤里表情包第三弹(๑´∀`๑)做的渣请见谅,不喜勿喷求指教,希望大家喜欢